陈破空:透视「两会」:中共越来越像晚清

【3月8日讯】在北京,「人大」、「政协」两会又粉墨登场。像往常一样,照例有很多形式,照例走很多过场。比如审计「预算」。今年审计的几笔预算开支,不仅仅是几组数字,分析和对比之下,反倒折射出中共高层的细密心思和真实心态。

中南海高唱要「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」,因而声称要把「解决『三农』问题放在首位」。对 「三农」(农民、农业、农村)的财政支出,今年比上年增加422亿元,总额为3397亿元,占全国财政支出8.8%。

就在中南海将国民经济增长定为8%的同时,中共军费开销仍然以两位数狂增,今年军费增长14.7%,总额达到2838亿元,占全国财政支出7.4%。

众所周知,中国农业人口至少还有7亿5千万;中共军队人数则至多为250万。农业人口是军队人数的300倍。然而,面向7亿5千万人的农村支出,和面向250万人的军费开销,几乎持平或相差无几!300个农民,不如一个兵!况且,外界一致判断,中共军费开销的实际数字远远大于其公布的数字。可见,「放在首位」的,决不是中南海口口声声的「三农问题」,而是他们念兹在兹的军事开销。

至于教育,中共高层声称,要在其「十一五」规划中,把教育开支占国民生产总值的比重,从原来的2.79%提高到4%。 实际上,早在1996年,中共「两会」就制订出一部所谓《教育法》,「确保」教育开支达到国民生产总值的6%。这一数字,也是联合国订立的最低标準。

但在随后的年份里,中国教育开支所佔国民生产总值的比例,从未达到6%,仅一直维持在2%左右的低水平上。为此受到联合国的严词批评。于是,全世界都知道:中国教育开支,不及非洲穷国乌干达。从江泽民到胡锦涛,从朱镕基到温家宝,不仅无一兑现「承诺」,而且无一例外地,都沦为违法者:违反了他们自己炮製的《教育法》。

今天,在把标準降到比1996年还低的前提下,中南海再次宣称「提高教育经费」。然而,还有谁能相信,那些信誉破产的「废话」?可以断言,此时此刻,人民投向他们的,除了鄙视,只有鄙视。

在照例对「两会」所作的《政府工作报告》中,中南海提出的中心口号,是「加强民主政治建设和维护社会稳定」。人们知道,在中共的逻辑里,民主与稳定,绝不相容。他们一贯暗示:民主意味着动乱,稳定意味着繁荣。

如今,他们既提「稳定」,又提「民主」,难道有某种改变?事实绝非如此。中南海所说的「稳定」,仍然是「政权稳定」。在民主国家,人手一张选票,定期选举,人民掂量自身利益,官员被换来换去,看上去,政权很不稳定,然而,社会稳定;在专制国家,人民被剥夺选举权利,当权者乾坤独断,把持其既得利益,看上去,政权稳定,但社会极不稳定。

在近几年的中国,民众抗争的「群体性事件」,年年上升,先后达到每年6万多起、7万多起、以至于8万多起。这一景象,恰恰就是政权稳定、而社会不稳定的真实写照。

中共可以口称「民主」,也可以随意定义「民主」,比如,他们可以把几百个中央委员中的「小圈子投票」,也说成是「民主」,把「小圈子」的意志,强加给13亿人民。事实上,中共提到「民主建设」,不过是在国内外的极大不满和巨大压力下,被迫做出的姿态罢了。在连续几年的「两会」中,中南海都重複同样的口号,却从未具体落实。只有雷声,没有雨点。

「应对和处置突发公共事件」,陡然从《政府工作报告》中跳出的这一句话,才是要害。一语露出杀机。显然,「民主建设」是幌子,「社会稳定」(应为「政权稳定」),才是他们的心思。

纵观由中共高层「圈内人」组成的「两会」,搞形式,走过场,仍然是他们的两手好戏。正如中山大学教授袁伟时所评:中共「人大」、「政协」的议政水平,还不及晚清时期的各省咨议局和全国资政院。

说起来,濒于末路的中共,越来越像晚清。晚清时,宫廷年年讲「君主立宪」,却年年没有动静,或者流于形式,流于皇亲国戚的小圈子;当今中共,年年唱「民主政治」,也年年没有动静,或者流于过场,流于对既得利益的精心算计。

「辛亥革命」一声枪响,举国民变,清廷才慌了手脚,急忙搬出「君主立宪」,可惜为时已晚,最终遭埋葬。中共能拖就拖,能混就混,是不是也要等到如清廷一样,眼看遍地烽烟,才要急忙去兑现所谓「民主建设」?果真那样,不仅为时已晚,其下场必定惨过清廷百倍!

(3/7/06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)

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