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恆均:关于三鹿牌奶粉,能说两句吗?

【9月18日讯】三鹿牌奶粉出问题了,看到最先的报导说是什幺投毒,我大吃一惊。这犯罪份子如果真投毒的话,也太可恶了。你就直接投毒药,害死一两个人,引起大家注意也就算了。可你投的是一种慢性毒药,一种迄今为止不知道已经毒害了多少儿童和成年人隐性毒药。

当 我们只把注意力集中在死了几个,查出了几个肾结石的儿童的时候,我们忘记了,其实很多还没有被毒害到能查出病状的儿童(可以说所有吃过这牌子奶粉的儿童) 身体也或多或少的留下了终身残疾。鑒于他们的奶粉还用来做麵包等,其实很多成年人也受到了一些影响。这些影响当然不是什幺肾结石,但有些影响绝对不能小 看,你也就只能听天由命了。

在一下子被定为投毒后,我想很多人鬆了一口气。

首 先是三鹿的老总和管理层,这些人估计有背景(请大家查一下那个女老总什幺来路,可以使用网络人肉搜索),他们本来是近似于刽子手的,现在却成了受害者,哇 塞——闻所未闻!你们开奶粉厂,别说不是坏人偷偷潜进厂里下毒,就算真是有武林高手潜入下毒,你们也有严重管理责任呀?更何况,是在你们正常管理下,出现 的毒药事件,难道不应该首先把你们抓起来?

其次,有人下毒的传言一出,我们的质检部门都鬆了一口气,你看,哈哈,不是我们没有检查出来,不是我们受了红包而故意放过他们(中国现在还有质检部门不收红包的吗?),原来是有人投毒吧。不关我们的事!美国还不是经常有人投毒?

再次,我们和国际打交道的人士鬆了一口气。各位外国友人,这不是一起质量安全问题,而是投毒问题。我们的质量安全没有问题,再说,有啥问题?例如我们的奶粉,我们都是用我们鲜活的祖国的花朵做人体实验的? 你们别怕,啊!

当然最感到鬆了一口气的,可能会是那个省的省长,至少他不必像山西省长孟学农一样引咎辞职了。

我就不多说了,否则有人把我抓起来,每天给我灌三鹿牌奶粉,我倒不怕肾结石,可肾脏坏了,会影响好几个器官的功能的。

杨恆均 2008-9-15

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

上一篇: 下一篇: